Skip to content

{ Monthly Archives } October 2011

[转载]是快马为您加一鞭,是劣马你怎敢歇一歇!

是快马为您加一鞭,是劣马你怎敢歇一歇! 提起人间苦,实在不堪言!!!(道证法师) 在医院的时候,常常有病人会问我:‘医师你几岁啊?’我说:‘三十二岁。’‘结婚了没有啊?给你作媒。’我就会请问她:‘请问您的日子过得很幸福是不是?’唉!竟然没有一个人跟我说‘是’!一直到后来,有一个病人,她患子宫颈癌,每次来看病的时候都化妆得非常的漂亮,手指、脚趾都擦指甲油,口红也擦的很红。她每次来看完病就要给我作媒,她说:‘我侄子在国泰医院,人很不错。’我问她:‘你真的过得很幸福是不是?’她说:‘对呀!我的先生对我非常的好,我的孩子可以说非常的孝顺,家境也很过得去。’过得非常惬意,真是不错,很恭喜啊!这是末学听到唯一说幸福的患者,真令人为她庆幸。因为平时病人一进到诊察室,常是半哭泣、半哀诉地怨叹:‘医师你不晓得,我来做这个治疗是跟人家借的钱,儿子非常不高兴’,‘唉!回去以后也没人理睬我,病得久啊,人家就不愿意照顾了,也没有人会问:“妈妈,你吃饭了没有?”。’不然就是说:‘自从我得了这个病以后,我丈夫就抛弃了我。’大部份都是这种故事,不一样的情节、差不多的内容,只有这一个病人最不得了,竟是过得幸福,真是非常的崇敬啊!然而,过没多久,护士看了报吃惊地告诉我说她自杀了!护士说:‘报纸上写了某某人在丰原某某圳一个大水沟被捞起来,她离家出走五天,后来就自杀了。’我说:‘她不是过得很幸福吗?唯一幸福的病人怎么自杀了呢?’各位,大家要仔细想一想,为什么在那个时候,先生的恩爱唤不回她一念想要活下去的心。为什么孩子的孝顺也不能叫她回头?为什么钱财买不到舒适的身心?先生再恩爱无法代受腹痛,孩子再孝顺也不能代上手术台,这么一个漂亮的女人,她到底是怎么样的心境奔出家门,又跳入污黑的大水中?也许就是因为她以前都感觉到人生非常的幸福,不知尚有苦在后头,她没有念过‘世间无常,国土危脆’,所以心里没有一点准备,人生的考验一到就受不了,没有打预防针,没有免疫作用,苦到受不了时就自杀了,末学真忏悔没有来得及告诉她佛法,让她及时回心转念向光明,回首向弥陀。这样的苦法也许大家想‘那很少嘛,自杀的人不多’。自杀的人很多啊,末学在肿瘤科工作,如果有一天没有人来告诉我说他想自杀,那今天是大好的日子,非常稀有难得,真的啊!‘我还是死了比较好!’是天天可以听到的,求‘健康快乐、被关怀’却不可得时,往往就反过来自杀了,我常常三更半夜被叫起来处理自杀的事件,某某人想不开又要自杀了!一不是他故意不愿意活,是太苦了,不知如何撑下去。

控制控制欲

控制欲望强的人,必然痛苦; 我们试图通过改变外境来达到我们的欲念,最终会招致彻底的失败; 人的痛苦大多是自找的,我们不但要明白这个道理,还得要下力行的功夫; 试着改变自己吧,慢慢地; …而顿悟,是缘于千百世的修行; 所以,就请慢慢地、有恒地下功夫,试着改变自已的心性,多一些悲心,多关注一下相关的或是不相关的人的生活,挣脱小我的牵绊,以放大的心量迎接这纷纷扰攘的世间…

可怜悯者

如今的众生真是可怜,尤其是生活在个国家每天与网络打着交道的我们,放眼看过去,所有的国内可以访问的门户网站无一例外地充斥着色情内容,这些色情的内容以公开地、半公开地或是隐晦地方式,争取着人们的眼球。 公开的色情被禁止,还真不如赤裸裸公开,反正这是一个公开堕落的时代; 而文字性的内容如网络文学微小说之类更是堂而皇之地描述着色情,鼓张着人的欲望,让可怜的众生的心被对情欲的贪欲允满却茫然不知。 看看我们这些人的眼睛吧,扒一扒我们自己的心,看看眼中的迷离,晾一晾我们心中的暗处,看看有多少不能拿出来见人的东西? 造物弄人,您为什么将我们投生在这欲望横流的世间,让我们受尽了诱惑的鼓噪,犯下种种罪业,旋即将我们投入这无边的地狱人间?

十一长假前的最后一天(30092011)

似乎又要做出一个决定了,这是我这个人逃脱不了的命运; 是的个人吃饭各人饱,饮水是冷暖自知的,我用了钱来买我的决心,在虚无幻想中,满足着自己的雄心,但,拖沓的现实总是将我们的向往一步步绞碎,与自己的战争,好难。 现在,剩下的,只有对决心的向往了,连行动的勇气也所剩无多…少来了,那些教化,少来了,那些所谓的所谓… 坐在咖啡馆里的打发时间的,是不着急回家的,没有压力的,或是选择逃避的人们,当然还有那么些对情感有所憧憬的人,难说那些在情网中的人们是享受还是折磨,但对于情感,大家好像乐此不疲。 抬头看一看天花板,才发现,OH,这星巴克的装修是没有天花板的那种,看到的是裸露出来的挂式空调机,吊索机构,风道,灯具,当然还有不可或缺的营造出气氛的音响装置,从来没有注意到这些,原来营造出这所谓浪漫、悠闲与小资情调地,还有这些装置们,它们在任劳任怨地工作,才使得这些不急着回家地、有无压力逃避地打发时光地、为情所困地小资们有了这么个虚幻地耍调调的所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