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如果你想影響我,拜託,能不能使用稍微優雅一點的方式?

早上睜開眼,我們就被各種信息包圍,好吧,我承認,昨夜也無可避免地被圈在了自己的夢境中…,有人講,正是因為人類可以思維所以才為人類,其實您怎麼會了解一只狗狗的思辨水平呢?但無論如何,思維是需要外境輸入的,故,信息的攝取也變成無可厚非的事情,這再正常不過了,您說:『我們總以某種形式,接受來自外境的某些信息。』這似乎沒有錯,假如我們能夠有意識地對信息進行選擇性地接受輸入,那麼您已經變得比那些不加選擇地接受各類信息的人稍微聰明一些了。

但是,事情並非如此簡單,我們的確可以選擇我們接受的信息,但強迫的信息輸入似乎不可避免,讓我們來看看工作日的一天,我們所經歷的場景吧:

看您的出行方式,或者乘車,或者搭乘公共交通,但無論您以怎麼樣的方式出行,您面臨的都是信息的輪番轟炸;多數的自駕車司機都會在上班的路上打開某個頻道的電臺,想要收聽一下當地的新聞或是路況,但我敢保證,您聽到的決不僅僅是這些,除了主持人使出渾身解數抖著包袱、各種段子,耍著機靈之外,一定會向作為聽眾的我們,有意無意地傳遞著她/他們的主張、觀點、看法與判斷,不知不覺中,我們接受了這些經過他們咀嚼的信息之後,自然地接受了他們的影響,是不是這樣?假如您不同意主持人們所說的,您大可以關上電臺或是轉換頻道,乘出租車的,也可以要求司機關閉電臺,但是,想想搭乘公共交通出行的人們,很不幸地,無論是公共汽車或是軌道交通,還是輪渡,所謂的移動頻道們,在拼著命地侵佔著我們的視聽空間,我們只舉一例,我是一個搭公共交通上班的人,在我們當地,最繁忙的線路上,移動頻道每天循環播放的就是這些:…小麗:『是劉經理嗎?我是小麗啊。劉經理,我一不小心有了,煩死了~』(接下來的硬廣您是可以想像滴,一定是什麼560元,無痛,輕鬆做女人之類),我們且不說這樣的硬廣所倡導的價值觀點,單就這種天天不變的推播形式,已經讓人厭惡透頂了,公共空間不能吸煙已經是社會的共識,那麼憑什麼移動頻道就可以污染我們的視聽空間?就可以肆無忌憚地強姦我們的眼耳?好吧,我可以選擇不聽不看,我帶上我的耳機,聽我喜歡的音樂或是電子書,是的,這是我自己的選擇,我寧願讓某些我喜歡的視聽內容來佔據我的視聽空間,雖然我也清楚,這些所謂我喜歡的東西,在本質上與這些推播的信息沒有什麼不同,但這是我自己的主動選擇,我即認為這是一種優雅的傳播與影響方式…

接下來,來到您工作的大廈,搭乘電梯幾乎是必須的,就在那麼個小小的空間,擠滿了人的小小的空間,不止一家的所謂分眾們,不遺餘力地繼續擠壓著我們的視聽空間,拜託,對於乘坐電梯的各色人等,您如何精準分眾?這不是笑話嗎?如果再遇到對所傳遞信息不加甄選的無良分眾傳媒商,搭電梯的人就慘了,聲音還放的山響,你到底要做什麼?這簡直是要命了,那些都要看吐了的信息變著方地往您的耳朵裏面鑽,小小空間,無處遁形啊~(不過有個好處,在電梯裏放屁的,有分眾廣告的大聲響,終於可以盡情揮灑自如了~)

好不容易在各種信息轟炸中,左突右擋地來到辦公室,問題又來了,一會兒,您的在線QQ或是微信什麼的即時通訊工具上,蹦出某些請求加友信息或是您並不感興趣的某群消息,對不起,您變成無用信息的垃圾桶或是某些蓄謀已久的影響力施加對象的可能性極大了;一會兒,您打開了郵件程序,怎麼這是這麼多垃圾郵件或是推廣信息?拜託,郵件發送者們,或是想對我施加某些影響力的人們,您們能不能稍微專業一點點,做一下精準分眾好伐?處理垃圾郵件或是不感興趣郵件很麻煩啊,您知不知道?你們能不能稍微拿出一點點專業精神,對自動化郵件營銷的受眾做些360度畫像或是必要的遴選?如果你能夠真正動用精準分眾的手段,做出些我感興趣的內容來對我產生影響,我想我是樂意接受此類信息的,因為我認為這是優雅的方式…

電視與平面媒體,是正在沒落的傳播方式,即便是在網絡的世界中,第一代的條幅及第二代的關鍵字傳播也被證明是江河日下了,第三代的傳播方式正在崛起,人們更希望聽到看到感興趣有意思的事物,人們也願意被此類內容影響,想一想我們晚上在家裏面的娛樂,孩子們在有電視與iPad可選的話,一定會選擇iPad,是不是這樣?因為在iPad中,提供足夠的選擇,更為重要的,可以查找並與內容互動,這又是一種怎樣的影響方式呢。

回想我們一天的生活,有意無意地接受著各種各樣信息的影響,有些是我們感興趣或必須關注的內容,有些則是八桿子打不著的東西,在這個瘋狂的時代,一股腦地往您的眼耳鼻舌身意裏面鑽,如果我們可以加以選擇,即便被認為是一種優雅的傳播方式,如果我們被動接受蓄謀的影響施加,我們便認為其為一種粗魯的方式,很讓人不堪了…,如果有一天,在我們的世界中,只出現我們感興趣的事物,無論是虛擬還是在現實中,我們可以對施加影響的信息加以選擇,主動地查找並得到我們的想往,便可認為這是一個美好的新世界了~